Skip to content

点评/后记:为什么说“探讨哲学就是练习死亡”

点评/后记:为什么说“探讨哲学就是练习死亡”

Vasily Kandinsky – Оранжевое. 1923

按:昨天的译文有点硬,而哲学原本就是一个硬的话题。以下点评/后记虽已附在昨天的推送文末,但要是文章没读/没读完,很可能也看不到。本来写这篇的目的也是降低门槛,邀请更多道友来思考、讨论,所以今天就再发一发。

这里先附上昨天推送的链接:战斗的哲学家:发现自己,练习死亡

2019年6月25日

伍豪

***

对《战斗的哲学家》一文的点评/后记

通篇读完后,我觉得作者讲了三层意思:一、不去战斗,真理如何越辩越明;二、为了“发现自己”,我们必须去战斗。少有比战斗更好的办法;三、哲学战斗就是“练习死亡”,让我们“为失败而拼死一搏”,抵达自我的极限。

第一层意思好懂,不赘述。第二层意思也不难领略,想必我们都有在极限中发现自我潜能的经历。这里最想谈一谈的是第三层。

蒙田随笔录中有一篇《探讨哲学就是练习死亡》。开篇是这样写的:

西塞罗说,探究哲理就是为死亡作思想准备,因为研究和沉思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使我们的心灵脱离躯体,心灵忙忙碌碌,但与躯体毫无关系,这有点像是在学习死亡,与死亡很相似

你说这和“练习死亡”有什么关系?我说,当你“拼尽全力地失败”后,世界将为你打开一扇窗户。透过这扇窗户,“心灵将脱离躯体”,你将意识到人生的本质:

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,或取诸怀抱,晤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虽取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不知老之将至。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。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已为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。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。古人云:「死生亦大矣。」岂不痛哉!
王羲之:《兰亭集序》
“你们是有限的,”时间会借苦闷之口对你们说,“无论你们做什么,在我看来都是徒劳无益的。”这在你们听来自然不像是音乐,但是,甚至连你们最好的、最热情的行动也是徒劳无益、意义有限的――这一感觉要胜过对行动结果的幻想,胜过随之而来的自我膨胀。
Joseph Brodsky,公众号:黄灿然小站我荐|布罗茨基:颂扬苦闷(刘文飞 译)

“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~~~”

那么,该怎么办呢?我不知道。至少有以下几种态度可供参考:

苏格拉底,论证灵魂的不朽:

格劳孔啊,这个故事就这样被保存了下来,没有亡佚。如果我们相信它,它就能救助我们,我们就能安全地渡过勒塞之河,而不在这个世上玷污了我们的灵魂。不管怎么说,愿大家相信我如下的忠言:灵魂是不死的,它能忍受一切恶和善。让我们永远坚持走向上的路,追求正义和智慧。这样我们才可以得到我们自己的和神的爱,无论是今世活在这里还是在我们死后(像竞赛胜利者领取奖品那样)得到报酬的时候。我们也才可以诸事顺遂,无论今世在这里还是将来在我们刚才所描述的那一千年的旅程中。
柏拉图:《理想国》

狄兰·托马斯,咒骂光明的消逝:

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,

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;

Rage,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.

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,

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;

怒斥,怒斥光明的消逝。

狄兰•托马斯,公众号:黄灿然小站我荐|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(巫宁坤译)

尼采,凡是不把他置于死地的东西,都使他变得更坚强有力:

我提请诸位注意:我生命力最低下之日,也就是我不再当悲观主义者之时。因为,自我再造的本能禁止我创立一种贫乏的和泄气的哲学……那么我们到底凭什么去识别卓绝之人呢?!一个卓绝的人会使我们产生赏心悦目之感。因为他是由一块既坚硬光润,又香气袭人的奇木雕琢成的。他只享受对他身心有益的东西;一旦超过这个尺度,他的欢愉、他的欲望也就戛然而止了。他发现了抗御损伤的良药,他善于化偶然之害为有益。凡是不把他置于死地的东西,都使他变得更坚强有力。他本能地汇集所见、所闻、所经验的一切,他就是总和。因为他就是遴选淘汰的原则,他滤掉了许多东西。无论是看书、处人,或是欣赏景物,他胸中自有定见。因为凡是经他选中、认可的东西,他便给予尊重。他对各种刺激反应迟缓,慢条斯理,这是长期的谨慎和有意的高傲造成的──他去体验迫切的刺激,他避而远之。他既不相信“噩运”,也不相信“过失”;他能对付自己,也能对付别人;他懂得忘却──他坚强到足以使一切都不可避免地变为使自身得到最大利益的东西。──那好吧!我是颓废者的对立物,因为我方才所讲的正是夫子自道。

尼采:我为什么这样智慧

布罗茨基,“最终结果就是精确和谦恭”:

因为,苦闷就是时间对你们的价值体系的入侵。它会将你们的存在置入它的视角,其最终结果就是精确和谦恭。应当指出,前者会导致后者。你们关于自己的尺寸知道得越多,你们就会更谦恭、更同情地面对你们的同类,面对那粒尘土,它或是仍在阳光中飘飞,或是已静静落上你们的桌面。唉,有多少生命都变成了这样的尘土啊!不是从你们的角度,而是从它们的角度看。

布罗茨基:《颂扬苦闷》

还有很多办法,欢迎补充。最后我要附图一张,尝试穿透一下次元壁:

点评/后记:为什么说“探讨哲学就是练习死亡”

2019年6月24日

伍豪

Be First to Commen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